临近岁末,中国官方连发“打虎”战报。12月8日至11日,四天之内三“虎”落马。

密集“打虎”引发关注,这也正是中国坚持对腐败动态清除常态惩治,持续发力、纵深推进反腐败斗争的一个缩影。紧盯重点对象、突出重点领域、严查重点问题,在全面贯彻落实二十大精神的开局之年,中国反腐败工作遏增量、清存量,重拳切中三个“重点”。

重拳之重,体现在“打虎”“拍蝇”力度不减。今年前三季度,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中管干部54人、厅局级干部2480人、县处级干部2万人;处置问题线万件。有评论称,这些处于高位的数据都向社会释出反腐惩恶一严到底、一刻不停歇的清晰信号。

高强度的“打虎”节奏贯穿全年。新年伊始,官方于1月6日一天之内连打汲斌昌、何泽华、王雪峰三“虎”。其中,何、王二人分别于2014年、2018年卸任。更多中管干部在退休或卸任后被倒查,充分表明“退休不是护身符,反腐败没有例外”。

包括开年三“虎”在内,今年被查的落马者有不少被指“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年初召开的二十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明确指出反腐败斗争的重点对象,要“把党的十八大以来不收敛不收手、胆大妄为者作为重中之重”。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对中新社记者说,官方重拳“打虎”,尤其在重点对象不敢腐上持续加压,一方面展示纵深推进反腐败斗争、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的决心,另一方面也说明清除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的任务依然艰巨。

为更加有力遏制增量、有效清除存量,近年来,中国的反腐败工作突出对重点领域进行精准治理,例如深化整治金融、国有企业、政法、粮食购销等领域的腐败。

以金融系统重拳反腐为例。新一届中央首轮巡视就安排了对部分金融单位开展“回头看”。回首全年,金融领域“打虎”“拍蝇”数量增多、频率加快。其中,中国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连舸系二十大后首个落马的中管金融企业原“一把手”,年内接受审查调查的金融从业者人数也超过去年。

庄德水说,金融、国有企业等重点领域关乎国计民生,且政策支持力度大、投资密集、资源集中,腐败问题易发多发。反腐高压之下,仍有人不收敛不收手,更要重拳出击,持续深化腐败治理。

着重治理金融等重点领域腐败问题的同时,官方也着力清理风险隐患大的行业性、系统性、地域性腐败。今年,多个部门共同启动全国医药领域腐败问题集中整治工作,医疗卫生行业刮起“反腐风暴”。此外,相关部门推动解决体育领域特别是足球领域腐败和深层次体制机制问题,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原主教练李铁、中国足球协会原主席陈戌源等年内相继受审,释放震慑效应。

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纪检监察研究院院长过勇对本社记者说,实践表明,重点领域逐一突破,带动了反腐败工作的整体推进。这不仅有助于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及关联性经济社会风险,更是坚决打赢反腐败斗争攻坚战持久战的应有之义。

重拳反腐切中重点,还体现在严查重点问题。从“坚决查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到“坚决防止政商勾连、资本向政治领域渗透”,反腐败工作把握攻坚重点,战略上更主动、战术上更精准。

今年,多地公开通报查处的领导干部利用职权或影响力违规经商办企业典型案例,涉及政商“旋转门”“逃逸式辞职”等顽瘴痼疾。与此同时,纪检监察机关或是运用“全周期管理”方式破解重点难题,或是向企业党组党委提出纪检监察建议堵住制度漏洞。

过勇认为,通过切中三个“重点”,有助于实现从个案清除、重点惩治向系统整治、全域治理的提升转变,反腐败标本兼治综合效能也将不断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重拳反腐取得的显著成效不仅限于上述重点领域。惩治行贿犯罪方面,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年中通报审查调查情况时首次增加受贿行贿一起查的数据,各地纪检监察机关积极探索推行行贿人“黑名单”制度以强化联合惩戒。

“猎狐”方面,一批外逃人员被遣返回国,或是投案回国。新中国成立后最大的银行资金盗窃案“开平支行案”也在本月以全部外逃主犯认罪服法而划上句号,宣示“有逃必追、一追到底,锲而不舍、不胜不休”的坚定决心。

全面从严治党在路上。今年9月,中央办公厅印发《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工作规划(2023—2027年)》,这被视为后续重拳反腐的一份“路线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再次研究部署。再过不久,二十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将召开,外界期待届时发出更多反腐“强音”。(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