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世界杯或者欧洲杯,除了过节一样的球迷之外,负责安保的警察可是头疼的要死,要是英格兰队的比赛又“碰巧”在自己的辖区举办,那这些警察就是如临大敌——英格兰足球流氓的名气可比英格兰队的实力强多了。

故事要从现代足球萌芽的时刻说起,当时,足球从公校散播开来,渐渐在工人间普及,被认为是能教会这些“没文化的人”文明与规矩的活动。

因此,当时出现一些因为比赛引起的骚动,并不算什么新鲜事,甚至可以说是球赛将暴力跟失序行为,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直到两次世界大战时期,战争重组了英格兰各阶级的人口组成,观看足球比赛渐渐成为中产阶级的活动,而工人阶级也想证明自己同样也能“有品味”的看球,因此让球场的暴力事件大幅减少。

在历经1945年至1960年“乖乖看球”的时代后,拉丁美洲狂热的足球氛围,随著媒体的报导传到英格兰,从60年代开始,英格兰的新闻也开始重视并报导足球流氓的议题。

然而,有趣的是,相对于欧陆各国,当时的英格兰并不是足球流氓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不过,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英格兰的足球流氓却因此声名大噪。其中最有名的事件,就是媒体将踩踏悲剧——希尔斯堡惨案怪罪给“足球流氓”。

这不仅加深了社会对足球流氓的刻板印象,许多因为社会快速变迁而感到焦虑的青年,更通过这些报导,发现了其他“志同道合”的伙伴,逐渐开始聚集在一起。

伴随着足球特有的“ultras”(激进球迷)文化,足球流氓变成更加有组织性、专门参与暴力行为的战斗团体,后来甚至有人根本不是来看球,而是专门来打架,足球流氓这个群体于是逐渐溢出球场外。

足球流氓通常只会在比赛日出现,而且多数会出现在球场周围、车站和酒吧这三个地方,这又是为什么呢?

为了达到目的同时保护自己弟兄,双方冲突的规模必须有所控制,一定要在短时间,并控制暴力程度的前提下,才能减少伤亡,所以,警察越多,越能在冲突爆发的第一时间赶来制止。

酒吧或许还好理解,每个ultras通常都会有自己活动的酒吧,在那边聚集看球,因此,对敌对方的球迷来说,袭击酒吧就像是直捣对方的基地,制造冲突让酒吧关门大吉,对方没有看球的去处,也算是达到足球流氓的目的。

至于车站其实也跟阻止球迷进场有关,火车和地铁往往是客队球迷抵达球场的主要方式,因此,从车站一路到球场的路上不断高歌、,也成为足球流氓冲突的方式之一。

希尔斯堡惨案造成94位球迷当场死亡(89年足总杯半决赛诺丁汉森林VS利物浦)

在希尔斯堡惨案后,英格兰的足球流氓会有意识的避开球场内的空间闹事,但敌对球队的球迷群体在赛前、赛后约架仍然稀松平常,甚至不时会闹出人命,所以在公开、警方容易抵达的地点发生冲突,就成为足球流氓间的潜规则。

这些彼此之间的默契,让足球流氓斗争成为一种有限度的冲突,而不是无法无天的对抗,整体而言,还是建立在公权力介入的前提下。

比如挑衅对方球迷,逼得对方先出手打人,再让远道而来的敌对球迷到警察局做笔录。

或者在对方聚集的酒吧乱扔东西破坏财物,逼对方出来应战,警察就会过来赶人、关闭酒吧,让对手看不了球。

对于这些人来说,足球就是街头抢地盘的游戏,他们必须捍卫城市内外属于俱乐部的地盘,而一般球迷不敢与其他球队的球迷对抗,因此他们必须当仁不让的“保卫”主场,在球员被喷的时候反喷回去,在对方挑衅的时候挑衅回去,这才是男人的战斗,火爆程度不下于球场上的较量。

但这种对抗虽然看似是从体育胜负衍生出的过剩激情与冲突,却在媒体的宣传下,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英格兰的足球流氓在国际间恶名昭彰,本国政府为了防止足球流氓影响英格兰声誉,甚至会在大赛进行期间,扣押曾有暴力行为的足球流氓护照,避免他们丢脸丢到国外。而同一时间,其他国家的足球流氓为了捍卫自家地盘,也会组织起来对抗英格兰球迷。

当真正的“流氓”被关在家,但是冲突依旧在其他国家上演,结果导致这些斗争波及到普通的英格兰球迷,久而久之,就让大家有一种英格兰足球流氓与英格兰队一样叫的最大声、但却不经打的感觉——18年世界杯英格兰流氓被战斗民族暴揍想必大家记忆犹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