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紧拳头敲击窗户、手持围巾疯狂挥舞,如果离得近一点,甚至能听到从狭小空间内传出的“加油,多特蒙德”的呐喊,这些身着黄色和黑色主色调球衣的人,正在乘车前往沃尔夫斯堡。

比赛开始前一个小时,这辆涂装仍然为黄黑的大巴车停在了大众竞技场之外,球迷鱼贯而入找到了属于他们的小角落。这个容纳量为3万人的现代化场馆,仅有数百个座位被安排给他们这群从西边“远道而来”的球迷。只是当体育大生意记者跟随PP体育足球发现之旅探秘德甲,在狼堡的中立球迷区坐下之后,黄黑军团在主场球迷声势浩大的“四”面高歌中,仍然歇斯底里地唱跳了两个小时。最终沃尔夫斯堡主场0-1不敌多特。

一周之后,多特主场迎战传统意义上巨头般的拜仁。这座球场被称作为欧洲最恐怖的球场,容纳量超过8万,上座率常年保持在每场7万人以上。南看台站席能容纳2.5万球迷,看台无座位,球迷全部站立观赛,是欧洲最大的单侧看台,也是举世闻名、惊涛骇浪的“黄墙”诞生地。南部之星骄傲的将士们在这堵著名“黄墙”的震耳欲聋的欢呼和嘶吼中,以2-3的成绩惨遭逆转兵败榜首之战。

德甲的魅力从每一场比赛散发开来,渗透到城市的大街小巷,就像球场上的动人心魄的歌声与呐喊,让人无从拒绝。

德甲的观赛体验毋庸置疑,在记者赴德的第一站,德国足球联盟官员帕特里克在当晚的工作研讨会上,首先介绍的就是德甲最为浓烈和纯粹的观赛氛围。更为重要的是,德甲的门票居于五大联赛之末,均价26欧就能享受超高性价比的体验,远低于英超的62欧。比如安联球场站席的成人季票价格仅为143欧。提高票价到300欧或许能为俱乐部带来几百万欧的收入,但这些钱的波动在转会市场的谈判中可能只需要5分钟。对于球迷而言,这样的差价却非常巨大。德甲不把球迷视为攫取利益的工具,因为足球是属于他们的。

当然,我们贯穿全文始终的PP体育足球发现之旅,则是PP体育组织的德国媒体文化之行活动,六天时间,我们造访了柏林、沃尔夫斯堡、门兴和杜塞尔多夫四个城市,参观俱乐部、观看比赛、了解俱乐部青训体系,以及感受德国足球文化的魅力。

德国人对于科技有着近乎执着的追求,让人印象深刻,他们会把“机器美学”般精准、直接、简洁、有序的属性赋予在足球身上。有意思的是,这些词语也是大众惯常对德国民众和德国文化的大体印象。2006年世界杯莱曼小纸条的故事显然已经过时,而2014年世界杯决赛格策加时阶段的破门才是德国科技足球故事的新宠,这主要得益于一种叫做“喂球机”的新型训练机器。

在狼堡博物馆,记者也有幸体验了迷你版的“喂球机”。在封闭的玻璃房内,三面都有7个嵌板。嵌板为圆形,每个的直径与足球直径相当。计时开始时,21个嵌板中的一个会亮灯,持球的人要把球踢至亮灯的位置,击中后灯会熄灭,而下一个灯则会亮起。因为嵌板有效击中面积很小,所以这样的“喂球机”极度考验球员的踢球准确率、反应速度以及创造能力。类似于“喂球机”的机器还有很多,更不用提最新的数码分析、统计数据的机制运用了。这些德国“机器美学式”文化,也让德国足球像严丝合缝的齿轮一样,被科技滋养和改善的德国球员和球队身处精准的腕表表盘之中。

德国足球在任何一个时代的世界足坛都堪称榜样,他们对先进的足球理念保持饥渴,形成了一种执着、积极的文化,这种文化也正在向全世界蔓延。一年前,我们也曾撰文《英国人看不起英超出国看德甲!版权卖83亿英镑的英超盛世危机》,讲述那些跳上英法海底隧道火车英国年轻人,开始“叛变”英超,成为德甲赛场欢呼的大军。

在遥远的东方,中国足球也成了德国足球文化入侵的受益者。时间拨回到2018年7月9日,PP体育&德甲战略合作发布会-志在必德在德国驻华大使馆举行,自此,PP体育成为德甲中国区2018-2022年全媒体独家版权持权商。这是中德足球合作以来落地的最大项目,双方将共同培育中国足球市场,让中国球迷更好感受德甲的魅力,乃至德国足球的魅力。

作为德甲联盟历史上,首家拥有独家全媒体版权的中国新媒体公司,PP体育成为了德国足球文化在中国的传递者。7000公里外中国球迷的观赛感,除了专业的直播、高还原度的解说、丰富的图文和视频之外,还有独家、有特色的衍生内容,这些除了能带给球迷强烈的观感之外,更是德国文化输出的渠道。

所有德国人都热衷于提起那个有些浓黑的2000年之夏。1996年,德国欧洲杯夺冠;1997年,多特蒙德站在欧洲之巅捧起了欧冠冠军。当所有人信誓旦旦写好德国足球称霸全球的剧本时,他们却在1998年法国世界杯和2000年欧洲杯惨淡收场。那年的欧洲杯,他们以小组垫底的身份淘汰出局。

这个骄傲的欧洲强国,并没有什么时间来感叹那些不甘、失败、羞耻的屈辱故事,而是迅速制定了青训计划。2002年开始,德甲和德乙的36支球队被强制规定设立青训中心,而配套的全职教练、寄宿制学校和场地等基础设置也成为了这些俱乐部的必选题。据统计,2002-2003赛季,德甲俱乐部的青训投入为4785万欧,十年之后,这个数字提升121%变成了1.06亿欧。而到了2016-2017赛季,这个数字较五年前则是提升54%达到1.63亿欧,较十五年前则是提升242%。

目前德国平均注册球员年龄为24.5岁,而我们到访的每一家俱乐部都对自己的青训基地感到骄傲。以门兴为例,位于普鲁士公园内的占地1600平方米的桑坦德小马驹青训校园于2014年投入使用。包括专业队训练场,普鲁士公园共有7个带地热的标准11人制球场天然草球场和4个尺寸不同的人造草坪球场。门兴也培养了许多年轻球员,后来成为德国足球的中流砥柱,包括埃芬博格、马特乌斯和代斯勒。

这种自上而下的发展策略,是行政体制的一以贯之,更是其足球训练哲学、系统、教育的上下一致性。德国足球的青训已经成为世界足坛的榜样和研究对象,而德甲也不吝啬于将自己的先进经验分享出来。目前,德甲已经与中国领先互联网体育平台PP体育展开了青训合作,落地青训项目。依托于苏宁体育在意甲国际米兰与中超江苏苏宁上的布局,德国先进的青训系统落地中国有着优秀的土壤。

在PP体育与德甲达成合作后,多家足球俱乐部与苏宁体育就青少年足球培训方面将进行更深入的合作,这对于中国足球的长期发展来说,无疑会成为一股重要助力。此外,门兴格拉德巴赫足球俱乐部则是与宿迁市政府签订合约,除了青训项目之外,双方还将成立合资公司,打造一支队伍征战顶级联赛。

这一次跟随PP体育独家探访德甲,可以是一次真正的足球发现之旅,本文仅作为系列报道的开端,精彩未完,待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